舊網站入口
 當前位置: 首頁  >  專題專欄  >  專題  >  “我和我的祖國”征稿

我和我的祖國

发布时间: 2019-10-08 11:53:00 来 源:

赣中队  李星强

“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每當我聽到這首熟悉而優美的旋律心中就會情不自禁地湧出一股熱流,是您用那甘甜的乳汁把我們哺育長大,我愛我的祖國,您就像媽媽一樣慈祥可愛。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在1949年10月1日這一天,偉大領袖毛主席站在天安門城樓上向世界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此時此刻,全國上下一片歡呼;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

我是出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初,一個貧苦農民家庭裏,一出生就趕上了三年困難時期,沒過幾年又經曆了全國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那些年留給我們幼小的心靈是十年內亂導致我國經濟瀕臨崩潰邊緣,有時連溫飽都解決不了,經常在來年的5-6月份就斷糧(離旱稻收割前1-2月),在不得的情況下只好向有糧食多的鄰居借,等到生産隊裏把旱稻割完後分到了自家的口糧後再把借的口糧還上,年複一年。因爲糧食少有時候也會放上幾顆紅薯和米一起煮熟用來充饑,經常是饑腸辘辘。到了冬天我們更加羨慕城裏的孩子能穿上毛衣和毛褲度過寒冷的冬天,而我們這些農村孩子下身只有一條單褲、上身僅有兩件單衣過冬。一直熬到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正好趕上了黨的好政策,1997年恢复了高考,次年还赶上了改革开放、分田到户的大好时机。自那以后,我的心里开始萌发了一种强烈的想法,那就是只有读书才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和前途。经过自已的不懈努力,1982年我考入了赣州地质学校,1984年毕业被分配至江西省地矿局贛西北大隊从事地質找礦工作。1991年我和我的爱人结了婚,由于夫妻分居两地再加上我的工种特殊经常要出野外,那时主要靠书信传递交流感情,往返来回等到家里的回信差不多要一个月的时间才知晓家里的事情,如遇急事只好打个电报,等到拿到这份电报时也差不多过去了一个星期。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这些书信和电报慢慢地被PP传呼机和“大哥大”取代。起初,手持“大哥大”一般是家里有钱的人才买得起,普通老百姓那时还买不起,个别家里条件稍好的人腰间会配带一个PP传呼机,只能用来发信息,有时收到信息后还得下山去找一个固定电话回个话,多麻烦啊。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到本世纪初,人们慢慢拥有自已的手机,刚开始人们只能用来打、接听电话或发条短信,随着科技发展到现在尖端高科技5G网络的出现,人们现在普遍使用智能手机,它不仅可以用来打电话,还可以用来发微信和视频通话,除了这些功能以外,还有许多功能,方便了我们大家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节约了时间,提高了效率。

實踐證明,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中國共産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爲中國人民謀幸福,爲中華民族謀複興。古今中外,沒有哪個政黨能做到像中國共産黨這樣,在不到一個世紀的時間裏,把中國從一個貧窮落後,飽受創傷的國家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國家,只有中國共産黨才能夠帶領全國人民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

作爲一名中國人,我深深地愛著我的祖國!在祖國七十歲生日即將來臨之際,讓我們發自內心地呼喚一聲:祖國母親,我永遠愛著您!也衷心地祝願我們偉大的祖國更加燦爛輝煌!

[责任编辑: 肖秋云 ]
相關新聞
地礦新聞